“你一文不值。从来没有人想让你待在这儿。”I was a suicidal, hopeless teenager. ‘We would adopt you!’: 26-year-old adopted after years of child abuse

更多的故事:

免责声明:这个故事包含了虐待儿童的细节,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不安。

“有了像安妮这样的名字,我相信你可以想象,我在成长过程中听到的最常见的昵称是‘小孤儿安妮’。但事实是,在我生命中的许多年里,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一个孤儿。一个在没有母亲扶持和父亲保护下长大的女孩。一个被摧毁的青少年生活在恐惧中因为发生在紧闭的门后的一切。一个非常困惑的小女孩恳求上帝把我从痛苦的生活中解放出来,但被威胁要保持沉默。我就是那个看了那部电影的《小孤儿安妮》不关心豪宅却梦想着有个爱的家庭把我从家里救出来。我希望她有个幸福的结局。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告诉别人我的故事。我花了这么多年保护除了我自己以外的所有人。但现在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明白,我的生命是上帝用救赎、恢复和医治编织的织锦。 He tells His story through mine.

最棒的是他还没有完成。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我不记得虐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为我真的不记得以前的生活了。但我知道的是,我从没想过会结束。正是在家里,我忍受着那些本应最爱我的人的双手和言语所带来的痛苦、折磨和伤害。我很困惑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非但不恨他们,反而开始恨我自己。我是一个自由奔放的孩子,逐渐变成了一个支离破碎的初中生,最终变成了一个有自杀倾向、毫无希望的高中生。我只是想要被爱,被了解,被需要。

“你一文不值。如果你能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家庭,那就去和他们在一起。你想什么时候离开都可以。从来没有人想让你待在这儿。”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我不认为我能找到一个爱我的家庭或一个地方,因为仇恨的故事塑造了我的现实。在学校,我很开心,也很受欢迎。我喜欢能够扮演一个成功的学生和朋友的角色,我尽可能长时间地扮演好这个角色。

我很快意识到我的生活不会改变,如果它不会改变,那我就不想再活下去了。一天晚上,我上床睡觉时决定明天将是我活着的最后一天。我给我的青年牧师发了短信,请她来学校见我,这样我就能见到她,跟她说声‘你好’。她一点也不知道其实我本来打算说的是“再见”。我以为这是我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了,我被叫到学校辅导员的办公室,她告诉我,她收到了很多人对我的安全和健康的担忧。我假装是我的朋友遇到了危险,坐在她的办公室里,她打电话给国土安全部,问他们能做些什么让“这个朋友”有个安全的家。我非常害怕被发现,所以她似乎相信了我的谎言,说我有个朋友处于危险之中,所以我松了一口气。我想我应该再多活一天因为我们期待着国土安全部的电话回复因为这意外的转变给了我能坚持下去的最后一丝希望。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那天当我回到家时,一件改变我一生的事情发生了。我的亲生母亲试图掐死我,并成功地伤害了我。她把我赶出了房子,我痛苦地跑到最近的商店,眼睛被打青了,血从眼睛下面的伤口往下滴。我又急又怕,无处可去。在绝望中,我向一个陌生人寻求零钱,第一次向我的一位青年领袖求助,他碰巧是一名义务报告虐待和忽视儿童问题的记者。她说她很快就到店里来,所以我就等着,浑身发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过了一会儿,我的一个好朋友在走出商店时注意到我,吓了我一跳。当她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时,我撒谎说我摔倒了,树枝击中了我的眼睛。她一点也不相信我。我们上了她的车。“是她干的吗?”我一直在想,也担心她在伤害你。安妮,这是我第三次出现在朋友被虐待的犯罪现场。我知道这不是偶然的我刚才在店里看到了你这个样子。“我知道我不能反驳刚刚发生的神的干预。她与我和我的青年领袖、牧师到达时,我发现自己在那一天2010年5月在中间艾伯森杂货店的停车场被警车,消防车,一位害怕和困惑17岁突然意识到逃脱我的梦想终于在这里,可我却吓呆了,僵住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尝过它的味道。那晚我被送到了俄勒冈州的寄养中心。

我的青年牧师紧急认证为养父母就在那天晚上,我感激地要在接下来的几年生活与他们和他们的儿子在家里,我鼓励我的信仰,照顾,和包围我们的教会家庭投资太多自己的时间和生活的指导我,跟我走,爱我超越极限。我回顾和反思那些在社区外面玩耍的夏夜,一个有着如此特殊友谊的青年团体,以及能够让朋友们在我自己的房间里过夜。我经历了那么多新鲜事物,同时,我也在学习如何在经历一生创伤的影响的同时度过人生。有的时候,它是致命的,有的时候,它只是一个微弱的耳语。我完全靠奖学金上了一所私立基督教大学,并于2015年毕业。我开始看到我的恢复力,并找到了我作为他的爱人的身份。我开始相信,如果这一切都是上帝为了我而造成的,那么我的生命肯定是有目的的。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我拥有一个永远的家庭的梦想并没有因为我在寄养中心的日子结束而结束。我失去了被收养的希望,因为我的年龄已经超出了这个系统,我尽我所能让这个梦想停止。我一点也不知道,2012年我的生活中出现了一对夫妇,这对夫妇成了上帝对那个梦想的回答。我筑起围墙,把人挡在外面,尤其是那些比我年长的人。我挑战了界限,挑战了权威。当这两个人进入我的生活时,他们很容易,很自然地穿过我筑起的每一堵墙。我又开始信任了。我们都是同一教会的成员,所以很自然地,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我的小寄养弟弟当时称他们为我们的“姐妹”,我们开始认为他们是兄弟姐妹。我直言不讳地表达了我对“妈妈”和“爸爸”标签的厌恶,并经常分享我在生活中如何永远不会使用这些词,也不会因为我认为我有过“失败”的尝试而拥有这些数字。 We carried on as me being their little sister for years and on May 31, 2017, we went to court to get my last name changed to legally identify as family.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意识到我对收养孩子的心变得多么敏感。当我看到有领养故事的电影时,我会流泪,我看到很多关于领养的故事,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不是我的故事。我第一次注意到一种对父母的渴望,不仅仅是对父母,而是对两个比我大10岁的成年人的渴望。他们的家人爱我,让我参与所有的事情。他们的朋友也欢迎我,就像他们一直认识我一样。他们从一开始就把我当作自己的孩子。他们一直在扮演这些角色。我花了数年的时间来疗伤,我的心才能够梦想并接受它。在意识到这些之后,我决定将我的欲望保持沉默,并将它们带进坟墓,因为我不能冒险把它们公之于众。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但是上帝!就在今年早些时候,我和我的(现在的)养母一起开车,她安慰我说,我永远是他们家庭的一员没有安全感。我害怕他们会离开我。我担心自己会被取代。我害怕我将不得不独自生活。“我们会收养你的!”“当这位在我生命中对我培养最深的人说了一些我26岁时从未听过的话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些话是我一个上了年纪的寄养青年,一个曾经被遗弃的孩子说出来的。”我很快就知道这是他们多年来一直铭记在心的东西。2019年5月31日星期五,我在法庭上被家人合法收养。法官擦干眼泪,停顿了一下,感谢我们让他和我们一起完成这一周。 As we were ending, he declared, ‘This is a happy day for the [foster care] system.’ A happy day, indeed!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我一直在经历一段疗伤之旅。我正在体验原谅亲生父母带来的自由。咨询和眼动脱敏和再处理(EMDR)疗法改变了我。我分享我的故事,因为我想把希望带给所有人,特别是那些在寄养,那些已经岁了,那些渴望被采纳,那些想收养,那些感觉导致福斯特,和那些想知道他们永远家庭将形成。他知道所有的细节。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许多州都允许成人收养。我们都需要家庭。没有什么会使一个人失去家庭的归属感。你永远不会太老,不需要父母。没有人长大后不再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部落。我被家人和朋友包围着,他们不断地给我无尽的爱。生物学不是必需的。这是我在天堂和尘世中作为一个女儿每天都在学习的真理。我非常感激这个上帝的梦想得以实现,我非常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故事,因为人们的心被感动了,他们的桌子上又多了一个座位。正如杰西卡·萨特菲尔德(Jessica Satterfield)所言,“他让我们写下我们对家庭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想法,并听从他的意见。”在他没有不可能的事。”

感谢安妮·马立克·巴塔

这个故事被提交了beplay网络一直不畅由安妮Marek-Barta。你可以跟随她的旅程Instagram你有类似的经历吗?我们想听听你的重要旅程。提交你自己的故事在这里,一定要去订阅为我们的免费电子邮件通讯,为我们最好的故事。

阅读更多关于成人收养的励志故事:

“这次真的很糟糕,”她小声说。“我姐姐把我赶了出来。警察也参与了。我很害怕。瘫痪的丈夫和他的妻子收养了比他们小6岁的19岁孩子

“为什么我的孩子不想和我说话?”’我妈妈回答说,‘你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为什么要和你有任何关系?18岁时被叔叔最好的朋友收养,他是她认识的最无私的人

“我以前从未有过真正的父母。我这辈子都在等你们这样对待我。一对夫妇收养了“被无名生母遗弃”的18岁男孩

帮助我们表明同情是会传染的。分享把这个美丽的故事分享给你的朋友和家人。

想知道我们最好的爱情故事,请订阅我们的免费电子邮件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