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了,看见了他。“你是谁? !”一阵恐慌席卷了我的身体。’:脑外伤导致记忆丧失后,女子与丈夫再次订婚

更多的故事:

“布雷登当时在南非的一个教会传教,他的表兄弟让我给他写封信。我刚来维多利亚,还没见过面。他们觉得我们在一起会很可爱,但我当时并不感兴趣。我要去布鲁塞尔过暑假,我父母在那里驻扎,然后我要去西班牙参加一个海外留学项目,我不想再往我的盘子里添任何东西了。最终(和幸运!)我想,‘为什么不呢?,’ and decided to write one letter to him. I wrote the return address as my address in Victoria, and promptly moved to Brussels. On June 3, 2015, I got a message from my brother who had picked up my mail. I had received a letter from Brayden on my birthday! It was the funniest thing I had ever read. So, I wrote a new letter to him, but this time with my accurate return address. We wrote letters over the course of 8 months. No facetime or phone calls, only letters and an email once a week. My happiest days were the ones a letter from South Africa appeared in my mailbox.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不到一个月,我们就搬回了加拿大的维多利亚,形影不离。我们在1月份开始约会,2月份的时候就迷上了对方,4月底的时候他求婚了。2016年7月15日,一个温暖的夏日,我们结婚了。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Faganello作品
Elaine Hall摄影:

我刚考完这学期的最后一门大学考试,家里的一位朋友问我那天是否有空帮她的公司准备一场活动。当我到达时,现场已经一片混乱。他们还没来得及搭起大型活动帐篷,还没来得及搭起防风墙。几十个玻璃杯掉了下来,摔得粉碎,气球都爆了,组织者们赶着按时完成比赛。有一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那就是看着3位女士费力地把一根巨大的支撑杆放到位。他们没有把它放在平地上,但因为协调员在帮助他们,我认为这是故意的。我非常希望我能回到过去,告诉他们它在风中会多么不稳定。

我的任务是装饰一张桌子,当我正弯腰抚平皱纹时,我听到对面的女士们倒抽了一口气。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并感觉到一声巨响,这种声音在我的噩梦中反复出现。我还记得当时的感觉。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嗯……那不太好。“当时我不知道那一刻会对我的生命有多么重要。当我用手捧着头时,我环顾四周,发现那根巨大的竿子被风推了一下,落在了我的头上。被击中后,我的记忆很模糊。我记得一些小事情,比如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哭。我想让父母来接我,却没有意识到他们3年前就搬到了布鲁塞尔。世界在旋转,有时会变黑。 The next few weeks were spent in a complete fog.

下一个清晰的记忆是,我醒来时以为自己才17岁,却不知道布雷登是谁。我与布雷登相识、相爱、结婚的记忆都消失了。我记得醒来时看到布雷登。一阵恐慌席卷了我的全身,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是谁? !”,’ I wanted to scream.

“早上好,劳拉!他冲我笑了笑。我感到很困惑,这个陌生人如此平静地看着我,然后又继续看书。我的头怦怦直跳,我不得不跌跌撞撞地去洗手间吐。我看到我的东西和他的混在一起,我们的结婚相册放在咖啡桌上。我觉得我被困在一个模糊的噩梦中,无法逃脱。这不是事故发生后我醒来的第一个早晨(我甚至都不记得了!),这对我们来说只是日常生活中正常的事情。几乎每天早上我都在恐惧中醒来。有时我尖叫,有时我哭泣,有时我很幸运地记得我并没有处于危险之中。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我醒着的每一刻都在流泪、关节酸痛中度过。除了创伤性脑损伤,杆子还对我的脊椎造成了损伤,导致了持续的背部痉挛和永无休止的紧张性头痛。任何声音、光线或移动都会使我痛苦地大叫。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疼得很厉害,我害怕自己会死。布雷登把我送到了急诊室,我们等了好几个小时,然后医生用手电筒照了照我的眼睛,说:“只是脑震荡,回家休息吧。”另一位医生告诉我,“这只是脑震荡,回去工作吧,你会感觉好些的!”每个医生似乎都说了不同的话,但他们都用了同样的轻蔑语气。似乎没有人意识到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在面对的那种似乎无法解释的痛苦,或是可怕的失忆。我不得不在最后一年之前离开大学,面对我可能永远不会成为一名教师的现实。我失去了连贯地读、写和说的能力。负责的公司没有站出来,而我病得太严重,无法要求赔偿,所以由于经济原因,我没有接受很多必要的治疗。 At one point Brayden reached out to them, but only received an, ‘Oh no, hope she feels better soon’ type of text. I felt hopeless, misunderstood, and couldn’t see the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由于我的失忆,我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和一个我并不真正了解的人结婚了。我经历了一段愤怒和沮丧的时期;我觉得太多的东西从我身边被夺走了。我绝望地希望我的记忆能恢复,有一天我会看着布雷登,想起一切。不幸的是,这种情况尚未发生。

在某种程度上,事故最糟糕的部分是忘记了布雷登。一开始,我完全失去了对他的记忆。每天早上,我的大脑都会重新设定为我17岁,仍然住在布鲁塞尔父母的家里。我会尖叫着醒来,因为我不知道谁在我的床上。布雷登会把我抱起来安慰我,但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劳拉,是我!他一遍又一遍地说。“是谁”我?,我总是想知道。两年来,我几乎每天都在哭泣,希望我能搬回家和父母在一起,搬到我认识的地方。 ‘I want to wake up in a room I recognize, wear clothes I remember buying, live with people I know…I can’t keep living in this awful confusion!,’ I wailed at Brayden as he wondered if he should try to comfort me or just leave me be. He still wasn’t used to me jumping in fear every time he tried to wrap his arms around me.

随着最初的疼痛消退,对他的记忆开始慢慢恢复。不幸的是,与这些记忆的情感联系消失了。我觉得自己刚从婚姻中醒来,对它没有任何依恋。我会焦虑地盯着我的结婚戒指,憎恨它们,因为它们代表着一些我记不清楚的重要东西。我变得愤愤不平,觉得被困住了。我知道正确的做法是和他在一起,但一想到这一点,我就感到痛苦。14、我无法依赖对他的回忆触手可及的日子,也无法忽视那些充满迷雾的日子的痛苦。我认为布雷登从未表达过这对他来说有多么困难。他总是想保护我不受伤害,所以他总能找到办法扭转局势,让我看到积极的一面。甚至在我们泪流满面地讨论与一个我并不真正了解的人结婚是多么艰难的过程中,他总是让我放心。 ‘You may not remember me, but I remember you. I love you know matter what, and nothing could make me give up on you,’ he reminded me often. I am so comforted by how unconditional his love is for me.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我们靠一份收入无法维持很久。我不能做一份普通的工作,但我非常想做点贡献。在事故发生之前,布雷登和我梦想拥有一个摄影/摄像业务。所以,这成了我最热衷的项目。我会一觉醒来,抓起我的笔记本电脑,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婚礼摄影师。一开始,我只能专注15分钟,然后需要3个小时的休息。这短短15分钟的专注足以让我病得哭上几个小时。眼泪流完后,我又抓起笔记本电脑。我强迫自己,直到我可以在更少的休息下工作更长时间。起初,这是一份完美的工作,因为我只需要在婚礼当天在家工作,可以在床上编辑,但后来我爱上了这个想法,我捕捉了客户生活中最重要的记忆。 I treat every wedding I shoot with such love and respect because I would give anything to have a clear memory of mine. I’m so proud of the beautiful business I worked so hard to create, and I treasure my role in recording these special memories for others.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我不会轻易放弃很多事情。事故发生后两年左右,我从床上跳了起来。雾开始消散,我决心不顾痛苦继续生活下去。我自发参加了两个大学课程,在这个过程中强迫自己重新学习阅读和写作。当布雷登问我第一次考试考得怎么样时,我告诉他,“我为这次考试学习了10个小时,但当我醒来时,我感到非常头痛,这让我无法阅读任何题目。”做了那么多工作,我连一道题都看不懂!文字在书页上旋转。最后,我只是尽我所能地回答了问题,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天里继续呕吐。“上那些课程太残酷了,我因为沮丧而流了很多眼泪,但我通过了。我交的每一篇论文,我完成的每一场考试都是我个人的胜利。

我最终意识到我必须做出选择。我不能留在一段我不记得自己选择的婚姻里。当你感觉自己某天刚醒来,就会觉得自己对一段婚姻完全投入,这真的很难。尽管我不知道布雷登是谁,但我看到了他对我的善良和耐心。他很可爱,很傻,很古怪,我想和他好好相处。

带着新发现的能量,我摘下戒指,走到丈夫面前,说:“布雷登,我想和你约会。”他坐在电脑前为我们的业务剪辑视频。“嗯,好吗?,’ he replied. ‘I’m serious, Brayden. I want us to fall in love again. You know me, but I don’t know you. I want to know you.’ It took Brayden several months to understand what I needed from him. He knew that he remembered and loved me, so he didn’t understand why I needed to fall back in love with him. Eventually I took charge of what I needed. ‘Will you go mini golfing with me?,’ I asked. We went, and by the third hole we were out of breath from laughing so hard. We started going out to dinner, going on long walks and drives, and binged way too many episodes of the Office and Parks and Rec. I would ask him the most random questions I could think of to learn about him, and he would patiently listen when I told him the same stories over and over. He read me my favorite books before bed, and left me sweet notes every morning before he left for work.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有一天,我意识到我们不在一起的每一刻我都开始想念他。他讲的所有笑话我都咯咯地笑,还向愿意听他讲的人吹嘘他有多棒。我又开始爱他了。这个过程需要一段时间,但非常值得。布雷登知道我真的很难过,因为我对我们的订婚和婚礼有如此模糊的记忆,并为此感到很多痛苦。他想给我一些我能记住的东西,一些我们能一起回忆的东西。

布雷登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然后是我的暗恋对象,然后是我的爱人。我还没有奇迹般地恢复我的记忆和我对他所有的旧感觉,但我有了新的感觉和新的记忆。我明白了爱是一种选择,我选择去爱布雷登。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在约会了一个夏天之后,布雷登(再次)向我求婚,我(再次)答应了!我很感激我们有了新的开始还有我们未来的幸福。

他带我到一个可以俯瞰这座城市的美丽地方,递给我一个信封,上面写着“1”。“他把它装饰得和我们互寄的原始信件相匹配,这些信件是我们开始交往的有形记录,我非常珍惜。”第一封信是他对爱上我的看法,这让我哭了,感觉很爱我。然后,他带我去了他最初求婚的地方。第二封信谈到了我们所面临的许多困难,以及我们一起克服这些困难让他感到多么高兴。在那之后,他带我去了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读了关于我们未来的第三封信。他单膝跪下向我求婚,我泪流满面,几乎看不见他。那是我生命中最完美,最美,最棒的时刻。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劳拉·哈特·法加内洛提供

我们已经知道爱是一种选择,我们再次选择去爱对方。他支持我度过人生的高潮和低谷,并向我展示了无条件的爱的意义。我们把生命中最艰难的考验变成了最美的祝福:第二次相爱的机会。”

雪松和铁杉
雪松和铁杉

这个故事被提交了beplay网络一直不畅作者:加拿大卑诗省维多利亚市的劳拉和布雷登·法加内洛你可以跟随他们的旅程Instagram你有类似的经历吗?我们想听听你的重要旅程。提交你自己的故事在这里,一定要去订阅为我们的免费电子邮件通讯,为我们最好的故事。

读过一个类似的故事,在悲剧的失忆后重新学会爱:

“我妻子差点被杀。她患有健忘症,对过去的15年失去了记忆。问题是,我们才结婚13年。她不记得我是谁了。”

帮助我们表明同情是会传染的。分享把这个美丽的故事分享给你的朋友和家人。

分享 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