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上的裸体女孩是谁?”她长得很像我。等等,等等,等等。”My fingers began trembling.’: Sexual assault survivor speaks out against stepfather’s abuse, ‘I finally have power again’

更多的故事:

2016年9月8日,和往常一样。我从床上爬起来,仍然穿着前一天晚上穿的饼干桶制服,设法走到咖啡机前。煮咖啡的时候,我打开了电视,打开了《美少女的谎言》(Pretty Little Liars),还从父亲的卧室里借了笔记本电脑。我拿起我的南瓜香咖啡,走到沙发前,打开他的笔记本电脑。我记得听到《美少女的谎言》中的一个角色尖叫着:“快跑!””I looked up, staring blankly at the television screen, and shifted my eyes back down to the laptop. It was like the television was somehow warning me. At that moment, that’s exactly what I wanted to do. Run.

我全身麻木了。我的思绪开始急促起来我刚才看到了什么?屏幕上的裸体女孩是谁?她长得很像我。等等,等等,那是我我当时正盯着父亲电脑上的一张自己的裸照。在我25年的生活中,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背叛、困惑和心碎。“到底。到底。到底是什么?,”I said out loud, the last words I remember saying before the rage overtook my body.

当我开始歇斯底里地哭泣时,我也开始调查。在父亲的衣柜里,我坐在地板上,上面盖着他的东西,我深吸了三口气,提醒自己我很坚强。这句话我至少说了一百遍,然后我才有勇气坐起来环顾四周。就是在那里,我发现他收藏的色情内容藏在一个红蓝相间的手提箱里。那里没有我的痕迹。

我走回父亲的笔记本电脑前,手指颤抖着。我无法解释我当时的愤怒。我点开了自己的裸照。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暴露了。我的阴道,胸部,臀部和脸。我的头转向右边,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环境。我棕色的中等长度的头发湿透了。我右手拿着一条棕色的毛巾,另一只手拿着我最喜欢的黄色圣路易斯蓝衫。我不停地打自己的脸。”我怎么会没有注意到呢?这种情况有多久了?他什么时候做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确信这是一场噩梦。我想醒来。不幸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

我好奇而恐惧的心情开始浏览他的所有档案。我想确定我所看到的是他仅有的一张我的照片。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找到了一个2015年2月23日的视频文件,并点击了它。我含泪不断地对自己说我很坚强。我很强壮。我很强壮。我颤抖的手开始录像。相机倒置,放在藏在书之间的棕色书架上。我在屏幕上看着自己。我走进房间,全然不知,锁上了门。我开始用同样的棕色毛巾擦干头发,像其他女孩一样在镜子里端详自己。我放下毛巾,打开抽屉,拿出我最喜欢的黄色圣路易斯蓝调t恤和粉色短裤。然后视频结束了。

我自己的父亲从他未经我同意录制的视频中保存了一张我的照片。他把它保存在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上。我有很多问题。我想知道他还拍了多少视频。我想知道他多久给我录像一次。他是在我睡着的时候做的吗?在那一刻,我不知道答案。我只知道我必须马上离开那栋房子。我不再感到安全,我担心我的生命。

这也是我意识到父亲所有遥远的童年记忆都是真实的时刻。我没有疯。

最艰难的记忆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那天我拒绝了他。我五年级的时候,他对我和我的身体很好奇。他想知道关于它的一切。在那个年纪,我信任我的父亲,当他伤害我时,我从不质疑。我以为他可以给我看一些我这个年龄的女孩不该知道的东西。不然我怎么知道呢?

在一个痛苦的日子里,他把他那控制欲极强的爱情更进一步。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我终于鼓起勇气告诉他我的直觉在内心对我尖叫。但我让他继续,因为我不想让他难过。从那里,他开始了他的日常生活。它总是在我以为灾难已经过去的时候出现。我觉得恶心。我记得我猛地把手抽开了。我没有尖叫。我又慌又怕。我不知道我父亲为什么要伤害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强迫我。 I didn’t know why he wouldn’t stop. I told him no. No. No.

当我找到这些视频时,我终于知道我没有疯。我知道我所记得的是事实,我需要远离他。在我继续之前,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童年背景。

我母亲18岁时和另一个男人生下了我。那个人是我的生父。我对他一无所知,只知道我小时候他签字放弃了自己的权利。他这样做是为了让那个我过去常称他为“父亲”的人能收养我。我的养父就是那头侵犯和骚扰我的猪。

他一直困扰着我的一生。首先是身体虐待。第二,在我面前手淫。第三,情感虐待。现在他在偷拍我,侵犯我的隐私。我很生气。我不知道他怎么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只知道我受够了。

我立刻想起了我的母亲。我不想伤害她。我想保护她不受这个怪物的伤害。如果他伤害了我,那么我知道他也有可能伤害她。我不会再让疼痛继续下去了。

我和他对质的那天,我感觉我的灵魂已经支离破碎。我等了一个星期才开口。我有点希望这种情况会自行消失。但我不能忽视我的心。当我想到他的时候,我浑身上下都在沸腾。我把想对他说的话都计划好了,像着魔似地写下来。我一字不差地背了台词,因为我只想让这个男人知道我的感受。我想要的正义。

我泪眼汪汪地拿起我的东西,走进他们俩坐着的客厅。我不怪你。“我是来保护你的。”我对母亲说。我父亲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他坐在沙发上,电脑屏幕在他面前打开。我立刻感到愤怒席卷了我的身体。他茫然地盯着我问,‘我需要给她看什么?他已经在匆忙地掩盖证据。证据就在我手机里。

“你需要给妈妈看你电脑上有什么!”这时,我喊道。他把目光移开,不理我。我平静而无助地看着母亲说:‘我爱你。我有东西要给你看会让你瞬间陷入混乱和痛苦,但我是来保护你的。“我不想让妈妈伤心。她爱这个男人,而我却要毁掉她的整个世界。当我把视频拿给她看时,我颤抖的手抓住了她的手。她不由自主地抽泣起来。他什么也没说。他拒绝看那两个被他毁掉的女人。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安静地盯着我,眼神里充满了邪恶。 He said nothing. He felt no remorse.

我回头看了看妈妈,问她想做什么,但她让我离开。她说她想和他在一起。她选择他我哭了,无能为力,告诉她我需要她。她茫然而平静地看着我,说:“布里蒂安,你只是与众不同。你只是与众不同。”

然后她操纵我,建议我保持沉默。我想去警察局寻求正义,但她说服我要保护她。她让自己成了受害者,我不想伤害她。

我的心被撕成了十亿个碎片,这些碎片再也装不回原来的样子了。她选择了他,而我从来没有机会。我母亲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现在开始相信她不爱我。我爱她胜过爱生命本身,现在我仍然爱她。但我意识到我应该得到比她更好的,不管是不是母亲。我欠我自己的。没有人应该被视为一无是处。母亲发誓要保护她的孩子不受伤害。然而,她选择了转头。

我只会让我母亲伤心一次。我原谅她,我将永远爱她,但我绝不允许她或任何人控制我。我最后一天和她说话是12月9日th, 2016. 在她缺席的情况下,我向警方提交了我的证据,这是一个漫长、艰难和令人畏惧的过程。我有时觉得司法系统没有保护和赏识。我害怕我的施虐者只需一记耳光就可以离开,特别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被举报。然而,最重要的是,它感觉到了回报。

我不后悔这个过程。我终于觉得我又有力量了。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声音,我对任何想听的人说出来。我再也不会让自己沉默了。我觉得有必要为自己和那些不能为自己奋斗的人而奋斗。我很幸运有确凿的证据。我永远不会保持沉默。”

这个故事被提交了beplay网络一直不畅佛罗里达州的布里蒂安。提交你自己的故事在这里,并在我们的免费时事通讯中订阅我们最好的故事在这里

阅读更多关于袭击幸存者的内容:

如果我拒绝他的求婚,我会有麻烦的。我不得不低着头,闭上嘴。我不能“破坏”她完美家庭的形象。6年来,我每晚都要支付我的费用。“性侵犯幸存者在20年后打破沉默。”

我哥哥开始格外注意我。直到晚上他开始走进我的房间,我才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他抓住一切机会联系我。“突击幸存者分享了通往和平的令人心碎的旅程。”

为挣扎中的人提供希望。分享让他们知道有一个社区可以提供支持。

分享 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