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开心,”我低声说,他凑过来吻我。“我会的。他悄悄地溜出去徒步旅行,再也没有回家。:已故丈夫徒步旅行意外后,寡妇分享智慧的话语

更多的故事:

“2017年,我和丈夫罗布(Rob)感觉到我们的生活需要一点颠覆。结婚15年后,我们的生活轨迹似乎一成不变。我们相识,结婚,有了四个孩子。我们工作,建立生活,投资于我们的教堂和社区。

然而,当我们环顾四周时,我们担心我们建立的生活开始主宰我们。各种活动把我们的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向上流动的汽笛唱起了她那迷人的歌。我们感觉时间过得很快,想要让它慢下来。很快我们的孩子就会成为有自己工作和兴趣的青少年。我们想要捕捉当下的时刻,并充分利用它。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那年春天,我和罗布在Craigslist网站上买了一辆二手旅行拖车。我们将原本为周末露营而设计的室内改造成了六名公路战士的车轮之家。我拆掉了小餐桌和沙发,罗布做了一张适合孩子们睡觉的床。我在露营车上贴了一面墙,还挂了一张美国的公路地图。我们可以加速到每小时70英里,让生活慢下来。我们一家人一起上路了。

那年春夏,我们一家人跋涉了13000英里。罗布远程工作,我在家教育孩子。我们横穿美国,从西北太平洋一直到新英格兰再回来。我们参观了十几个国家公园,爬山,享受不插电、不被打扰的家庭时光。我们的儿子在犹他州的锡安峡谷外庆祝了他的生日。当我们开车穿过科罗拉多州的大陆分水岭时,女儿在车上掉了一颗牙齿。我们从来没有在外面住过这么久,我们喜欢那里。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罗布和我喜欢这种成人版的逃跑。就像汤姆·索亚和哈克·费恩在密西西比河下游的木筏上一样,我们发现,当我们远离日常生活的喧嚣和忙碌时,生活感到更轻松。旅行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的孩子。不是偷偷地,我们希望我们的旅行永远持续下去。由于有无法满足的旅行欲望,我们梦想着也许我们可以卖掉房子,全职在路上生活。

虽然第一次旅行没有变成全职的公路生活,但它在我们心中种下了希望。2018年,我们一家又旅行了7000英里,这个想法似乎更容易实现了。我们学会了打包和精益生活,我们发现了一种新的乐趣,即与世界断开联系,与彼此重新联系。如果有四个孩子,全职的公路生活在后勤上太复杂,我们会把我们的梦想留到另一天。也许不是现在,但肯定是退休后,我们告诉了对方。“当我们有一天成为空巢老人的时候,”罗布说,“我们就住在路上,只有你和我。”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2019年,罗布和我计划了我们的第三次长途公路旅行,这是我们和孩子们的又一次整个夏天的越野冒险。我们一年前就搬到了全国各地,这次旅行让我们有机会重新走一遍,回到家乡。我们去了老地方——黄石公园、荒地和奥林匹克国家公园。我们会去探索新的地方——冰川国家公园的山脉,北达科他州泰迪·罗斯福国家公园的野牛。整个冬天,罗布和我都坐在晚上筹划着。我,旁边的沙发上放着我的笔记本电脑和一本公路地图册。咖啡桌上散落着登山地图。我们的搬迁是一个艰难的过渡;我已经准备好重新上路了。

我把这次旅行称为“返乡”假期,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上高速公路。我们在六月中旬离开,向西进发。我们一越过落基山脉,就有回家的感觉。双子瀑布,爱达荷州。彭德尔顿,俄勒冈州。帕斯科,华盛顿。一英里一英里地过去了,人们的兴奋之情越来越强烈。我记得在华盛顿东部的高速公路上停下车,看到雷尼尔山就在高速公路对面的地平线上。“我都忘了她有多大了,”罗布若有所思地说。“回家真好。”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在太平洋西北部露营了三周之后,是时候去下一站了。作为我们在老地方的最后一站,罗伯计划和他的好朋友兼徒步旅行伙伴在雷尼尔山国家公园进行最后一次徒步旅行。

第二天早上我们要去蒙大拿州,所以我打算在营地待一天,为出发做准备。我和孩子们会把露营车打扫干净,拿一些食品杂货,而罗布则去世界上他最喜欢的徒步旅行地点去背包峰。那个星期五的早晨,罗布悄悄地溜出了露营车,开始了他从那些冬天躺在沙发上开始就梦想着的徒步旅行。“玩得开心,”他凑过来吻我时,我低声对他说。“我会的,”他说。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如果那天罗布安全回家,就不会有故事了。没有悲伤。当我重新回忆我等他回来的那几个小时,我发的短信和打的电话都没人接时,我的胸口不再感到疼痛。不会有孩子失去父亲,不会有妻子突然变成寡妇。那就只有我们了。快乐,活着,在一起。

我的认真和经验丰富的徒步旅行者,我深爱的丈夫,我的梦中和开车的伙伴,那天坠楼身亡。在一场至今仍令我震惊的悲剧事故中,罗伯在他最爱的山区丧生。他感觉最活跃的地方变成了他死亡的地方。他与上帝联系最紧密的地方,成了他与上帝面对面的地方。我们一起爱过的生活在一瞬间消失了。当他坠楼身亡时,我们对未来的所有梦想都突然破灭了。“返乡”这句话现在让人感到痛苦的讽刺。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罗布去世一个月后,我把我的露营车搭上卡车,带着我们的四个孩子穿越这个国家返回了家乡。我把我的丈夫埋在西北太平洋的群山里,安葬在他深爱的家中。罗布死后,我的生活、我的希望和我对未来的梦想都破灭了。不管我现在是谁,我都得第一次见她。无论我现在去哪里,我都得一个人去。

一年多前,我们一家开始了西行之旅,那个最终以死亡告终的假期。在路上的第一个晚上,我们从露营地走到伊利湖的岸边。孩子们在岩石上爬来爬去,罗柏和我坐下来欣赏风景。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没有太多东西可看。只是一大片水域。但对于一对有着无法满足的旅行欲望的父母和四个在车里坐了几个小时的孩子来说,这里的风景是完美的。只有延伸到地平线的水。

我一直喜欢开阔的空间。童年时,是蔚蓝的大西洋;成年后则是美国西部的广阔。我喜欢那种自由的感觉,那种可以看到几百英里之外地平线的感觉。无论是在水里还是在陆地上,我都喜欢遥远的地平线,喜欢那种让我想起自己在宇宙中渺小的壮丽。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自从罗布去世后,我就强烈地感受到那种渺小。死亡使你感到如此的渺小和无力——一大块尘埃上的一粒尘埃在太空中疯狂旋转。很容易让死亡主宰你的余生。“我总是感到无能为力。我总是感到渺小和孤独。“你很容易让自己的悲伤经历给你接下来的日子蒙上消极的色彩——让你相信自己再也不会真正活着了,你的余生总是感到如此渺小和受伤。”

罗布去世已经14个月了。很多时候,我觉得他的死就像我的死一样。事实上,他死的时候我也死了。他的不在,影响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时候我得提醒自己我还活着。我还有很多活下去的理由。即使这次失去让我痛苦万分,我仍然可以生存并再次茁壮成长。很多时候,我必须努力相信这是可能的。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创伤性丧失会引起独特的疼痛。这种强烈的情感久久挥之不去。有时我觉得罗布的死对我的打击已经过去了。我想我已经适应了他的缺席。然后,在一个寒冷的夏夜,我坐在营火旁,我发现自己渴望着他的手臂搂着我。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的时候,我看了看那个空着的乘客座位,希望能感觉到他的手伸出来搁在我的肩膀上。在那些时刻,我的身体想知道他在哪里。在将近20年的婚姻生活后,我的大脑知道罗布已经不在了,但我的身体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有时我渴望这种悲伤的痛苦能够消失。我想从罗布不在的悲伤中解脱出来。但是,我记得我的悲伤是我们爱的见证。这是多么深爱和被爱的礼物啊。当我以同情的态度对待我的悲伤,而不是把它推开时,我对罗布表示敬意。每次我公开告诉他失去他是我所经历过的最痛苦的事时,我都爱他。当我让悲伤成为我的伙伴而不是敌人时,我发现我能够从我失去的残骸中形成新的爱。对罗伯新的,深刻的爱,即使他已经离开,也能持续下去。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是的,死亡让我们感到渺小。它抹去了一切,抹去了一切,抹去了我们在这里和地平线之间的熟悉。死亡会让你觉得自己像一个站在湖边的小人物,似乎永远不会消失。感到如此渺小和孤独是很可怕的。我怀疑,正是这种感觉让人们呆在家里而不是去探索,在城市和郊区比在广阔的地方更舒适。广度、深度、长度和宽度都是压倒性的。

然而,我相信死亡不会对我的生命有最后的决定权。罗布的死不会决定我生活的界限。还有地平线在召唤我。我新的空虚的生活可能会让我感到势不可挡,就像凝视着看似无穷无尽的大海。或者,如果我愿意,我也可以让这新的广阔的天地吸引我,让我有可能在地球的弧线之外找到它。同样的生活,带给我悲伤,也充满了意想不到的冒险。站在悲痛的海岸上,我可能无法看到这一点。但我相信它仍然存在,也许就在地平线之外。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2017年,当我们第一次自驾游穿过黄石国家公园时,罗布从公路上向黄石湖岸边望去。一对退休夫妇坐在离水边几英尺的两把野营椅上。他们膝上没有书,手里也没有钓鱼竿。他们只是坐着,享受着寂静,周围都是令人惊叹的美景。“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这样,”罗布在我们继续赶路的时候对我说。“有一天,我想和你坐在黄石湖的岸边,完全无所事事。”

我希望有一天能回到黄石湖的岸边。我把车停在一个小停车场里,拿起我的野营椅,扑通一声坐在水边。当我往后一靠,闭上眼睛时,我会想象罗布坐在我身边。我会记得我们对未来的美好梦想,我会怀着难以言表的痛苦想念他。在我孤独的安静中,我会想象沉默是我们最喜欢的一种——深沉,理解,友善。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我也一定会哭。

我永远爱罗布;我的心渴望他在我身边。无论我做什么,我所建立的新生活将永远被他的生活所着色。当我追逐地平线。因为我的生活是有价值的。在我的余生中,无论走哪条路,去哪,我都会带上罗布。”

克拉丽莎·莫尔提供

这个故事被提交了beplay网络一直不畅马萨诸塞州的克拉丽莎·莫尔(Clarissa Moll)著。你可以跟随她的旅程网站Instagram,你还可以订阅她的每月通讯在这里.提交你自己的故事 在这里,一定要登录 订阅 到我们的免费电子邮件通讯,看看我们最好的故事, YouTube我们最好的视频在 上。

阅读更多这样的故事:

“你得走了。亲近大自然。她咽下最后一口气,消失在空气中。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话。男人的灵魂伴侣死于癌症,带着她的骨灰周游全国

“回家。有架飞机坠毁了,他们认为是米奇。他马上就要着陆了。我感觉我的灵魂离开了我的身体。“生活给了我第二次恋爱的机会”

“我在婚礼那天醒来,电话铃响了。“快下来!”“这不是我的错。这不是命运。:两次丧偶的女人讲述了fiancés的突然失去,“悲伤没什么可耻的”

分享这个故事鼓励其他人珍惜每一刻,爱最重要的东西。beplay网络一直不畅

想知道我们最好的爱情故事,请订阅我们的免费电子邮件通讯: